第62章 圈子?我就是圈子_华娱之2000
爱看小说网 > 华娱之2000 > 第62章 圈子?我就是圈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2章 圈子?我就是圈子

  第62章圈子?我就是圈子

  “你说什么?参加聚会?还有周讯?这种好事为什么不叫上我?我还挺喜欢她今年那部《人间四月天》的。”

  翌日,下午,华纳大楼录音区。

  走出了录音室大门的孙燕兹捎带手刚把门关上,就听到摘下监听耳机的周易说自己今天晚上没时间继续录。

  “你想去也不是不可以,改个国籍吧。”

  指间转着笔的周易轻笑一声,随即抬手以笔尖指了指她:“今晚那个聚会可全是内地的。”

  “……啧,原来是圈子聚会。”

  感觉有些累的孙燕兹整个人直接陷进了柔软的沙发里,没说话,只是朝男人做了个鄙夷的手势。

  见状的周易心里难免生出了几许好奇:“怎么,昨晚做贼去了吗,困成这样?”

  “是啊,做贼去了,偷的歌迷钱。”

  孙燕兹有气无力地吱了一声:“前天下午我才跑完一个通告,马上又要开始第二张专辑的录音,你说我为什么会累成这样。”

  说到这里,孙燕兹的心里又有些不平衡了,尤其是在当她看到周易那容光焕发的模样后:“不对,公司为什么不逼着你出专辑?怎么就抓着我来?”

  “这个嘛,可能是因为我签的合同里写了公司不能干涉我的创作自由?”

  以创作人身份签约的周易耸了耸肩:“所以就算是公司想催我也没那个理由,毕竟我只需要保证一年出一张个人原创专辑就可以了。”

  在签约的时候,华纳是参考了一下华语乐坛创作歌手做专辑的时间的,一年一张原创碟这个要求理论上并不低。

  两三年才发一张大碟的创作歌手在乐坛并不少。

  “不行,你这样我心里更不平衡了。凭什么你能吃香的喝辣的,我还得苦哈哈的给资本家打工。”

  跟周易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孙燕兹也学会了时常从他嘴里冒出来的新鲜词组。

  在这个世纪之交的时代,时常满嘴顺口溜的周易无疑是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骨子里就自带时尚。

  “有没有一种可能,我7月刚发专辑那阵也是满负荷运转?”被说能偷懒,周易明显不乐意了。

  “可你现在有的休息啊,我又得马不停蹄开始第二张专辑的录制,之后又得跑宣传。马上就要新年了,我都严重怀疑这个年能不能回家过了……”

  曲腿踩在沙发上的孙燕兹掰着手指头开始大吐苦水。

  作为一个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新加坡也是要过春节的,她也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过家里人了。

  “……那没辙,你签的合同是这样的,没办法抗拒公司安排。如果想改的话,只能等你下一份合同了。”

  自签约谈判开始时就是攻守易型之势的周易只能对此表示遗憾。

  如果没记错的话,华纳初期的孙燕兹确实是乐坛劳模。2000-2003,3年发7张专辑,放眼整个华语乐坛历史也堪称炸裂。

  要不是自己谈判的时候留了一手,周易觉得华纳这种不当人的牛马特性恐怕也会用在自己身上。

  “可我这份合约签到了03年,好烦,我还得忍两年。”

  原先签约时的兴奋此刻有大半都变成了累赘,如果不是还有个周易在身边听自己吐吐苦水,孙燕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心理压力要怎么缓解。

  毕竟目前整个公司,她心里最信任的也就是与她一样一步登天的周易了。经纪人她都信不太过,一些憋在心里的心里话只能找周易诉说。

  “换个角度想,这几年里你只要人气高到比肩天后的程度,谈下一份合约的时候主动权就在你手上了。”

  “借你吉言,祝你晚上玩的愉快。”

  整个人几乎是要陷进沙发里的孙燕兹心里多少有几分郁闷,埋头小憩间,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沉闷。

  见状的周易也只得摘下落至脖颈处的监听耳机,自椅子上起身拿了张毛毯踱步至沙发旁给她盖上。

  而后,男人便在孙燕兹那睁开的双眼注视下转身摆手离去:“大冬天的睡觉记得盖被子,小心着凉,走了。”

  “……”

  本来听前面一句话还感觉挺暖心的孙燕兹在听到后一句后脸色顿时一黑——走到门口的周易停下脚步扭头朝她嘚瑟地一摊手:“我就先出门玩了。”

  靠!

  气到快凭空升杯的孙燕兹恨得牙根直痒痒:“周!易!”

  ………………………………………………

  “嗯?谁叫我?”

  两小时后,鞠云轩,停车场。

  周易刚从经纪人钱江的车上下来,隐约听到似乎有人在喊自己名字的周易愣了一下,扭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同样从公司车上下来的范冰彬正站在远处朝自己挥手打着招呼。

  “阿易,你最好悠着点。

  “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个金锁目前日子不太好过。

  “琼瑶不喜欢她这个不听话不配合的性子,直接让她坐冷板凳了,我想你应该知道琼瑶的圈子在宝岛有多强势。

  “还有,她宝岛这边接不到资源不说,内地据说是有京圈的人看上了她,但她不低头,还在试图负隅顽抗,所以也拿不到资源。”

  同样看到了范冰彬的钱江低声说着自己打探来的确切情况:“很难说她是不是在病急乱投医,奔着你这个人来的。

  “总之,你最好还是小心点。最好不要和她有过多的牵扯,否则的话很可能会得罪这两个圈子里的一些人。”

  “啧,这个圈那个圈的,圈子真多。”

  闻言的周易不屑地撇了撇嘴:“这还又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我一唱歌的,他们有能耐制裁华纳不让我发歌?

  “你信不信就算是琼瑶亲自来开口,周建辉都能把她给丢进海里喂鱼?”

  天王郭富城疲态已显,他现在可是公司里唯一支棱的男歌手,正儿八经的华纳太子爷,闹呢?

  在娱乐圈和女明星玩都得看旁人脸色,这周易是绝对不可能接受的。

  还圈子,当他压根不靠这个圈子吃饭的时候,所谓的圈子就是个屁!

  更何况,粗俗点说,他周易已经起势了,现在自己就是一个圈子,不然范冰彬怎么会主动靠上来?

  只不过,他倒是没想到早期的范冰彬居然能这么硬气,单抗京圈和琼瑶两个派系。

  “嗯?等一下。不对啊,她要和京圈以及琼瑶的关系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大概是因为周讯吧,考虑到范冰彬也是在台打拼的内地艺人,而且周杰和范冰彬也算是认识,都一个还珠剧组出来的。

  “虽然琼瑶对范冰彬实行了冷处理,但周杰毕竟也是内地出身,还不至于落井下石。不过,他愿意做的也就只是不落井下石而已了。”

  话已至此,眼看着范冰彬已经逐渐向周易走来,钱江给了他一个眼神:“行了,你自己注意分寸,我先走了。”

  伴随着钱江的开车离去,很有眼力劲的范冰彬也随之走到了周易身边,朝他露出了一个笑脸:“周迅姐之前跟我说你也会参加这个聚会的时候我还有些意外呢。”

  “你和周迅很熟?”

  并没有拿钱江警告当回事的周易笑着回应道。

  “还好吧,之前有过一些交道。你知道的,我现在基本没办法拿到资源,周讯姐这种大明星,我当然得贴的紧一点,看看能不能为自己拉到一些资源。”

  出乎周易预料的,范冰彬倒是很实诚的讲出了自己目前的困境以及与周讯交好的另一层缘由。

  “你确定要这么对我说?”

  心中有讶异闪过的周易玩味地打量了她几眼。

  “我并不认为华纳会是傻子,我的情况恐怕你的经纪人早就跟你说清楚了吧。”

  范冰彬苦笑一声,无奈地耸了耸肩:“老实讲,我现在确实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与其到时候被你厌恶,不如我自己先说个清楚明白。

  “反正,现在各个圈子里基本上都知道我的情况。”

  周易倒是给听乐了:“你们是真行,搁娱乐圈下象棋呢,派系林立不说还讲究个一二三四五。”

  “象棋?”

  这回轮到范冰彬疑惑了。

  这和象棋有什么关联?

  “象棋圈也是一样的山头林立。哦不,他们的山头比娱乐圈都多,还个个都看出身师承。只要你是个野路子出身,哪怕有横压所有人的实力都会被圈子排挤。”

  并没有出言拒绝的周易令范冰彬神色肉眼可见的一喜,随即跟上了男人的脚步,与其并肩而行:“原来象棋圈的排挤现象也这么严重啊。”

  “池浅王八多,不意外。”

  “……”

  鞠云轩内,当周迅看到范冰彬正与自己在照片上看到过的周易有说有笑的进来时,心里是很惊讶的。

  这俩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周迅姐,初次见面。”

  看到了周迅身后那三三俩俩正在彼此交流的几位明星,周易率先朝距离自己最近的这位全场咖位最大者伸出了手,自我介绍道:“周易。”

  一旁,同样出身琼瑶还珠的周杰也见到了这个与自己同姓的小老弟是与范冰彬一起进来的,眼睑一跳间,并没有多问什么。

  一边的陆绎与陈琨则是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讶异。

  “我们老周家这回还真是天降紫微星,能打得那些自命不凡的宝岛音乐人丢盔弃甲,周易你是第一个。”

  大大咧咧的周讯朝周易竖起了大拇指,而后便作为中间人一一介绍了一番——

  依靠《永不瞑目》一举成为内地当红偶像小生的陆绎;

  刚与周迅一起拍摄完电视剧《像雾像雨又像风》的陈坤以及目前内地电视剧领域当之无愧的男星第一:周杰。

  地位最高的周杰就像完全不知道范冰彬与琼瑶之间的矛盾一般,笑脸相迎:“神往已久,《少年包青天》的主题曲和片尾曲你唱的可太好听了,我家里人在看电视的时候都还打电话过来问过我认不认识唱歌的歌手周易。”

  “那还是杰哥演的好,真的,我自己都爱看。”

  周易这倒不是商业互吹。

  他还真挺喜欢周杰在少包里的表演的,诠释的很到位,很精彩。

  “好久不见了冰彬,来坐坐。”

  一旁咖位较低的陆绎和陈琨两人眼看着周易、周杰、周迅这三周在愉悦的交谈,为了不让范冰彬混在其中略显尴尬,将她给接了出来。

  “是啊,好久不见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范冰彬也理解这两个人的不容易,只是在转身前朝周易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接收到信号的周易朝她挑了挑眉。

  她知道,自己这是上船了。

  真诚局是赌成功了,但问题是,代价是什么?

  在她已经明说了自己的处境以及为什么会到这步田地后,周易他并没有暗示什么陪吃陪睡。

  而就在她以为周易会图穷匕见时,这个男人后续的所作所为却真的好像只是单纯拉她一把而已。

  范冰彬不信这世上会有什么掉馅饼的事情,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16岁天真懵懂的孩子了。

  但周易这略显“诡异”的行为作风倒是把她那今年只有19岁脑子CPU给烧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kz8.com。爱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kz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