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在走廊上爬的年轻周董_华娱之2000
爱看小说网 > 华娱之2000 > 第15章 在走廊上爬的年轻周董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在走廊上爬的年轻周董

  第15章在走廊上爬的年轻周董

  得体剪裁后的紧身衣物勾勒着女人那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目测一米六出头的身高,尚且流淌着汗水的靓丽脸庞充分诠释了“红气养人”这一娱乐圈内铁一般的法则。

  在此时的孙燕兹与张少涵身上并没有见到过的时尚与性感令周易本能的眼前一亮,随即便友好地自我介绍道:“你好,萧小姐,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萧雅轩,2000年初,在孙燕兹还没有横空出世前唯一一个霸榜了年轻女歌手榜单的女人。

  1999年底出道,由维京音乐制作并发行的个人首张专辑仅仅用了一周时间便以新人之姿将一众大神斩落马下。

  截止到目前为止,她的首张专辑销量已经奔着50万张的势头去了。

  这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

  在盗版已经开始冲击实体唱片行业的当下,一个新人仅仅只在宝岛这一个地方就卖出了几十万张唱片,这是实打实的一炮而红。

  当然,对于后世很多没见过她巅峰期的网友来说,他们对萧雅轩仅有的两个印象恐怕就只剩下了“小鲜肉收割机”的称号与“我说嘿你说嘿”的商演名场面。

  事实上,截止到2005年为止,萧雅轩都是所谓四大三小里人气仅次于孙燕兹的存在。其的代表作《最熟悉的陌生人》、《一个人的精彩》、《爱的主打歌》等等也都是在这几年里发行的,堪称火遍了大街小巷。

  尤其是《爱的主打歌》。

  在所谓的四大三小里,萧雅轩其实是第一个以唱跳风格大火的人。

  这也就导致了等蔡衣琳转型唱跳大火后来居上时,其部分粉丝群体便与萧雅轩的部分粉丝群体形成了敌对关系的原因。

  “不,没事,我已经练完了,不然也不会走出来。”

  作为周易来宝岛后所接触到的第一个已经红到发紫的大明星,萧雅轩并没有因为此刻的周易是个无名小卒而摆什么脸色,反而友善的给他提了个建议:“如果你是要来练舞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把身上这套衣服提前先换了,更衣室在302。”

  T恤牛仔的搭配在日常中确实好用,但穿着练舞多少有点强人所难。

  能够找到这里来练舞的人不是被公司看重的明日之星就是业内大佬,而看周易这张年轻又陌生的脸,萧雅轩觉得自己随手结个善缘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众所周知,她萧雅轩是个颜控。

  “多谢提醒,萧小姐。”

  面对着这位当红女歌手的善意,周易友好地回以一个礼貌笑脸:“不过我还是第一次来,今天主要是来熟悉一下的,应该不用练舞。”

  “第一次来?你是华纳的新人吗?”

  萧雅轩可没忘了此前工作人员介绍周易所说的华纳,有些好奇。

  作为维京唱片现如今名副其实的一姐,已经出道半年有余的萧雅轩自然对业内的生态环境有所了解。

  不过据她所知,华纳今年要捧的那个新人不是女生吗?

  怎么又变成男的了?

  华纳打的烟雾弹?

  “是的。”

  “难怪,我说怎么感觉以前没见过你。”

  萧雅轩点头,倒也没再继续追问下去,毕竟再问下去就事关华纳的唱片战略了,随即便惯例性的给了一句好话:“加油,你长得这么帅,一定能够大火的。”

  “借吉言。”

  周易微笑以对,目送着这位未来的动感天后摇曳着身姿离去。

  讲实在的,抛开这位姐往后那泛滥的情史不谈,如今正在步入个人职业生涯巅峰期的萧雅轩单论身材确实能在千禧年冒头的这一批女明星里名列前茅。

  单就目前他所接触过的几个女明星来看,孙燕兹就不说了,属实是家中比较富裕,气质上也是走清爽简单那一挂的;

  张少涵也一般,甚至这个时期的她还瘦的有些过分,纯纯的邻家小妹风。

  唯一能够在颜值、身材甚至于是身高上稳压萧雅轩一头的,周易思来想去也就琢磨出了一个——

  现如今还在中戏读书,还没成为万人迷的程好。

  话说回来,让程好火遍全国的《粉红女郎》是什么时候开拍的来着?

  想到昨天程好最后所说的拒绝了《李卫当官》这部剧,左右无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的周易便开始回忆起了这部自己的童年回忆作。

  03年4月份播出,那就是02年拍摄的了?

  “你就是周易?”

  不多时,他的老师,一头过肩长发在脑后束成了马尾的中年人准时出现在了舞室门口,手里拿着一份华纳发过来的资料。

  回过神来的周易随即自椅子上站起身:“是的,刘雄老师你好,我就是周易。”

  “资料上说你以前在内地跳过舞,哪方面的?”

  “会一点街舞,但不多。”

  “能劈叉吗?有没有练过基本功?”

  关上练舞室的门后,单刀直入的刘雄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周易很诚实:“不能,没有。”

  他又不是专业学跳舞的。

  得到回应后的刘雄也不客气:“去换身衣服,华纳那边给你准备好了,去303,有个柜子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

  不会是要劈叉吧?

  闻言的周易眼睑微不可查地一跳。

  事实证明,他想的没错。

  或者说,他想的方向没错。

  “放轻松,不要有压力,我会把控好你状态,我只是想看一下你身体的各项素质而已。

  “用力,想象自己的上半身是一柄重锤,尽可能的往下压……”

  当至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的刘雄以自己的高标准来对待周易时,长这么大的后者终于吃到了这辈子以来的第一次苦——

  “嗷!疼疼疼!”

  “不用在意,这都是正常现象。你的身体素质很不错,相信自己,还有很多可以待开发的空间。”

  “???”

  卖惨无效的周易双手扒拉着栏杆,面露艰难,犹犹豫豫地模样让一旁看到好苗子后忍不住见猎心喜的刘雄亲自出手了——

  “啊!!!”

  这辈子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坠入地狱的周易顿时戴上了真正的痛苦面具——

  他妈的!这张专辑结束后绝对不练舞!

  唱跳歌手原来刚开始这么受罪!

  “放轻松,考虑到你身上的肌肉,这柔韧度还行了。当年我练郭富城的时候比这狠多了,他都一声不吭……”

  “……”

  虽然很想说老师,时代已经变了。但考虑到当下这个千禧年初还是吃苦耐劳风气占据上风的时代,周易愣是把这话憋回了心里。

  苦一苦现在,爽的是未来。

  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好,接下来看一下你的腰、胯——嗯?你的腰胯居然还可以?”

  作为跳舞时最为重要的一个部位之一,腰部的素质决定了一个舞者是否能够入门、是否能够登顶。

  令刘雄没想到的是,在上一项测试中哀嚎阵阵的周易在这个环节里反倒是意外的如鱼得水。

  对此,周易也只能挠挠头,不作任何解释——

  爷就是天赋异禀!

  一想到自己未来这一个月的灰暗日子,周易眼中逐渐失去了光。

  简单被刘雄拉着做了各项基础测试后,结束了今日所谓练舞旅程的周易活像是一个刚被富婆蹂躏完的小白脸,精神萎靡不振。

  当他洗完澡换好衣服走向了按摩放松区时,结束了肌肉放松的萧雅轩刚从隔壁理疗室出来,看到他这幅模样,神情颇为意外:“周先生,你这是……”

  “叫我周易就好,萧小姐。”

  提不起劲的周易嘴角勉强流露出一抹笑容:“生平第一次,被折腾惨了。”

  “第一次是这样的,等你身体适应了就好了。”

  作为过来人,秒懂的萧雅轩双眼一弯,笑道:“你也别叫我萧小姐了,大家都是同行,叫我Elva或者雅轩都行,Elva是我英文名。”

  ………………………………………………………………

  宝岛,阿尔法公司,ALFA录音工作室。

  一个刘海长到几乎快要抵到眼睛处的年轻人将戴在头上的耳机摘下,自椅子上站起身,朝着录音室里的人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好了,没问题。”

  “呼,总算结束了。对了杰纶,待会要不要去打球放松一下?”

  名为杰纶的年轻人身边,一个穿着灰色背心,露出了自己那显眼肌肉的男人靠在椅背上长舒一口气,旋即扭头邀请道。

  “可以啊,我正好去你家洗个澡。”

  完成了小样录制工作的周杰纶毫不客气地点了点头,而后仿佛想到了什么,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好友:“亘宏,你上次说那个能用脚把篮球踢进篮筐里的人,真的假的?你确定不是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我刘亘宏就算要骗你也不可能拿这种事情骗你。”

  名为刘亘宏的男子翻了个白眼,朝着从录音室里走出来的窈窕身影努了努嘴:“不信你问温澜,她当时也在场,你是来晚了没看到而已。”

  “确实,我可以作证,亘宏哥确实没骗你。”

  结束了录制工作的温澜同样是松了一口气,闻言不由得笑道:“那个男人长得还挺帅的,我感觉比港岛那边的谢庭峰还要帅,还比他高。”

  作为一个如今也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女歌手,温澜自然对现如今事业正红火的谢庭峰不陌生。

  哪怕他们并没有见过。

  “算了,你就别纠结了,高手在民间这种事很正常的啦。”

  见自家兄弟似乎还在对自己上次那句话耿耿于怀,刘亘宏哭笑不得:“你要想做到的话抓紧练习一下不就可以了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打熟络以来,他就发现了周杰纶身上这一个倔强的点。

  你可以说他内向腼腆,也可以笑他唱歌录小样口齿不清,这些他都不会跟你争辩。但你要说他打球打的菜,那他就会一五一十的跟你掰扯掰扯。

  “是啊,万一人是个足球梯队的人呢,专业踢足球的话,用脚把篮球踢进篮筐也正常吧。”

  同样明白周杰纶心中那一股执念的温澜笑道:“不过,你们待会要打球的话,带我一个吗?正好录完了《地狱天使》的小样,我现在也没通告,就当放松一下了。”

  作为一个在99年底就发专辑出道了的女歌手,现如今的温澜在三人组中算是名气最大的那一个了。

  虽然这个名气大多少算是矮个里拔高个。

  刘亘宏不必多说,已经有明显过气迹象了,周杰纶更是素人一个,目前在阿尔法公司里写歌卖歌。

  写的歌还大多没人要,90%以上都被退了回来。

  “行,那就收拾一下,准备出发。”

  刘亘宏也是个说干就干的性子,眼看着聊妥后直接一马当先抱起放在外面休息区的篮球就朝公司外走去:“就去我家那边的篮球场打吧,打完刚好上去洗澡。”

  由于刘亘宏家是距离阿尔法公司最近的,自然而然他家的浴室基本就成了小团体里的公共浴室。

  当然,这里面温澜去的次数不多,常去常新的只有周杰纶一个。

  “走走走,我跟你们说,这次我琢磨了了一个新的投篮方式,很帅的那种……”

  一谈到篮球眼睛都隐约睁大了几分的周杰纶一把揽过好兄弟的肩膀,意气风发地述说着自己苦心专研来的新球技——

  随后,便在球场上的斗牛中干脆利落的输了。

  输的很惨烈……

  夜幕降临,篮球场上亮起的灯光也无法抚慰周杰纶那一颗受伤的心灵。直到收工回刘亘宏家准备洗澡时他仍然在念念有词,解释着刚才自己那八投六不沾的新投篮方法。

  甚至于,他在洗澡的时候都还在念念不忘。

  大抵是由于洗得慢的缘故,洗了一个小时后才出来的他迎来了刘亘宏与温岚两人的一致白眼。

  “你要再不出来我怕不是要报警了。”作为户主,早就准备好去洗澡,结果愣是生生等了这么久的刘亘宏嘴里骂骂咧咧。

  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综艺的温澜笑得合不拢嘴:“先吃饭吧杰纶,这份是给你留的。”

  此时的屋内气氛还是一片祥和,谁也没注意到无色无味的瓦斯正在泄露——

  直到沙发上的温澜率先感觉到不对劲,倒在了沙发上开始口吐白沫。

  ——?!

  “亘宏!不好了!温澜口吐白沫了!”

  哪里还见过这个场面的小年轻周杰纶慌了,猛地一起身,却陡然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地上!

  “杰纶?!温澜?!”

  同样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刘亘宏疯狂报警,结果因为神志不清导致的口齿不清而愣是被当做骚扰电话给挂了。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杰纶!我继续打电话,你爬出去敲邻居的门求救!快!”

  狠狠晃了晃脑袋,努力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的刘亘宏厉声道。

  脸色苍白的周杰纶就如一只毛毛虫般艰难地从客厅爬出了房门,在走廊的灯光下蠕动爬行着想要敲门求救——

  “卧槽!地上什么东西!”

  当完成了一天的基础训练,披星戴月归来的周易上楼后看到走廊上那蠕动的一坨人影,冷不丁被吓了一跳!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kz8.com。爱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kz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