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受肉重生的古代术师_咒术回战之时之轮
爱看小说网 > 咒术回战之时之轮 > 第106章 受肉重生的古代术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受肉重生的古代术师

  第106章受肉重生的古代术师

  首先是结界的事情,一共在全国出现了八个区域,可以确定这几个大型结界都是由各地原本铺设的结界变化而来。

  本来相关人员发现后还以为是类似刚发生的涩谷事件一样,但这些结界却截然不同。

  它们对普通人的进出完全不设限制,反而对术师的进出有很大阻碍,并且实力越强的人受到的阻碍也就越大。

  异常发生之后,里面的大部分普通人就都撤出来了,当然这都不是重点,引起重视的不仅是结界的异变,还有里面出现的大量未知术师。

  这里面的大量诅咒、还有这些怀着恶意的术师,使得初进结界时的他们折损了不少人。

  其次是数千人陷入沉睡的事,本来这些人散落不一,短时间内还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但却在一位辅助监督身上揭露了这个事件的一部分真相。

  那名辅助监督是很普遍的情况,他没有术式、咒力的总量和输出也不足以支撑他成为咒术师,于是他便成为了一名常见的辅助监督。

  在沉睡事件发生之后,他便做了一个梦,据他说梦中有一个看不清面孔的人询问他是否要参加一场游戏。

  并许诺他能得到他最想要的东西——术式,只要他能在游戏中存活到最后,甚至不需要他是唯一的胜者,他便能觉醒自己的术式、得到他所渴求的力量。

  他自然是不相信的,放在常人可能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个怪梦,但是他毕竟也是从事这个工作已久,知晓诅咒这东西诡异的时候完全脱离常人的想象。

  于是他便上报了这件事,联系上各地沉睡的事件,咒术界这边在这个节骨眼上当然不会轻视它。

  尤其是根据这名辅助监督说出的加入那个游戏的方法,那是一个极其简单到可怕的步骤。

  而这也同样是他梦中那个看不清面孔的人告诉他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做出一个特定的手势,然后念诵“虚梦之界,指引我路”,再入睡便可。

  让事态进一步升级的是,这名辅助监督不久之后竟然真的这样做了,没人清楚他的心理路程,不晓得他为何从一开始的不相信转变到了去试一试的想法。

  但结果就是他同样也陷入了沉睡,这样一来事情就大条了,首先联系此事件被提出的第一个观点就是,全国一亿多人中,那些没有术式、咒力可能稍有潜力但未到辅助监督水准的普通人,他们……也能通过这个简单到极致的方式进入所谓的“游戏”中吗?

  很快得出的答案是极有可能会,因为那些已经陷入沉睡中的普通人不都是这种情况吗?

  甚至这件事已经比那个结界事件的优先级更高,相关信息全都被严密封锁,就怕流传出去被大众争相恐后的实践,永远不要怀疑人们对力量的追逐。

  神源一他们被推送到大众面前之后获得的关注就是最好的例子,也就是他本人并不关注这些,而事实上如今的神源一都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人多的地方玩耍了。

  他包括乙骨还有五条悟的过往,甚至都在好奇的人们努力挖掘下出来了不少似是而非的情报,其中还有些是曾经被有意无意拍下的照片。

  熊猫还戏称如果他们中谁去竞选首相的话,绝对能获得碾压的支撑率,而这一切的本质可以说就是人们对力量、安全感的渴求。

  术式是天生的,那它所带来的力量也就是常人无法强求的,可以料想当这个似是而非的消息放在他们面前后,人心异变之下的后果还用想吗?

  咒术界的人深知这其中必然存在某种代价,并不会相信有这种好事,但即便如此,也已经出现了几例知晓此事后选择利用这个方法陷入沉睡,去加入那个未知的“游戏”获得术式的人。

  而当神源一他们得知这事后,自然也第一时间展开了讨论。

  “不管怎么样,我们首先都要先调查清楚这件事的更具体情况。”

  夜蛾正道的提议也正是众人所想的,这个简单的条件也为他们弄清楚其情况提供了条件,只是尚未明晰的危险让他们有些迟疑。

  已经坐到屋中的几人中,禅院直毗人捏着自己胡子阴险的笑着:“这种事情……不愁没人去吧,肯定会有人会情愿打头阵的。”

  五条悟和夜蛾正道皆是默然,他们知道直毗人说的是事实,必然会有人很愿意去做实验品的。

  神源一也明白其中的道理,能获得术式的确有着莫大的诱惑,扪心自问、如果他不是如今的情况,面对这样的机会,见识过咒术界风采之后的他是绝对愿意试一试的。

  “那结界呢?我去一趟?”

  这里之后相关的事自然需要夜蛾他们去制定、处理,而五条悟也同意了神源一的话语,那可是八处结界、可有的是他们忙的。

  “沉睡游戏事件”虽然要紧要一些,但是还需要一段时间去调查,而神源一已经准备启程去看一看那些结界怎么回事了。

  这次就是神源一独自一人行动,他去的是离东京最近的一处结界,那里囊括了一部分都市圈和郊外的区域,也是目前闹的最凶的地方。

  调查此事折损的人手也大都是在这处结界,而诅咒师与咒灵共舞的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凶地。

  “不禁止普通人却对术师设下阻碍……”

  神源一已经站在了结界面前,其范围确实很大,在他的视线中是一堵黑色的墙体冲天而起,在云霄之际又以一个弧度朝着远处蔓延而去。

  伸出手触及了结界的表面,神源一的手指迅速被弹开,早有准备之下也未受到伤害,不过这个冲击还是有些力度的。

  它对咒力反应越大的事物排斥也就越强,但这对神源一来说几乎等同于不存在。

  直接将时间停止后,神源一再次触碰到结界已经没了那股排斥,随后便像突破了一片水幕一般,直接穿过它走了进去。

  术式解除,后面破开一个大洞的结界很快又自己修复完全,不过这么大型的结界有这种附加功能也是正常的。

  进入这片区域后,入目的是一片萧瑟、荒凉的景象,周围还能看出原本还能算得上繁华的模样,但眼下全都被未知存在摧毁了个遍,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

  神源一一进来就看见了几只咒灵在那里游荡,约莫也就二三级的样子,这玩意都三三两两凑到一起光明正大的行动了,情况也是不容乐观啊。

  顺手把那几个朝自己晃悠过来的咒灵祓除掉,神源一接着朝前方搜寻,专挑着咒力残秽强烈留存的方向赶去。

  很快他便遇到了第一个人类,那人衣衫有些破损,但是一举一动之间也有着不同寻常的气质,身上的咒力反应也是咒术师中能算得上强者的水准。

  此时那人刚杀了一只咒灵,赤手空拳身上还沾着咒灵血肉的他就回头看见了神源一,随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抹狞笑。

  “你好,有件事想问一下你……”

  神源一挂着笑意的话语还未说完,对面那人就已经朝着他冲了过来,不过看这样子也不像什么打招呼的新方式。

  但他倒是也有预料,毕竟情报上就称呼这些未知术师为诅咒师,还能是什么听人话的正常人吗?

  但在下一刻,那个人的姿势就已经变成了趴卧在地,他的脸部被神源一牢牢的踩在脚下,突如其来的重击甚至还未让他缓过神来。

  而这股几乎要把他踩爆的巨力就已经让他清醒了过来,他的术式、攻击甚至还未打出来,自己就成了对方手中待宰的羔羊,他只是狂、不是傻,求饶的话随后顺势而出。

  “大人饶命!”

  见对方识趣的求饶,神源一这才将脚抬起,然后毫不在意的给这名诅咒师放下了最后的警告:“第一次我就原谅你了,希望你能识趣一点,下一次我就会换个目标,这里的诅咒师应该很多吧……”

  淳平将脸部从土石中拔了出来,他脸上的狰狞已经不见了,转而取代的是有些难看的笑容:“大人您请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而他谦恭的笑容背后却是发自内心的嘶吼:“怎么这个时代也有这种恐怖的人在?羂索那家伙可没说这个!可恶啊……”

  神源一抬脚向前走去,一边示意他跟上,而前者的后背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露给了他。

  “这里是什么情况,你又是什么人……把你知道的都说给我,另外说一句,我讨厌有人骗我。”

  淳平跟了上去,余光一直盯着神源一的后背,一边开口语气恭敬的解释着:“我叫淳平,是三百年前的术师,我曾经和一个叫做羂索的家伙做了一个交易,他说能让我在数百年后重新复活,从而追寻自己的人生。”

  “至于这里、我刚醒来就是在结界里了,我们这些立下契约的人又出不去,就只能在这里面待着。”

  神源一眉头一皱:“三百年前?你是怎么复活的?”

  淳平用和目光完全相反的声音接着解释道:“是的,那家伙据说是活了很久的一名术师,他也不止和我一个人签过契约,至于复活的事情嘛……他给我们使用的是‘受肉’的方法。”

  神源一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人的确是现代的模样,衣着打扮都不像是三百年前的样子,而他们复活用的是‘受肉’的话,那就意味着他们没有一个人复活就相当于杀死了一名普通人……

  而自称淳平的人也明白这点,对咒术师足够了解的他明白这群人根本不缺少绝对‘正义’的人,因此他眼下也是稍有些紧张。

  但神源一并未动手,随后又示意他走在前面:“带我去找这里最强的诅咒师,不要说你不知道。”

  淳平吞了口唾沫:“大人……他们可都是怪物啊,我……”

  但迎着神源一的目光,淳平早已失去了对前者外貌的轻视,他知道对方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老好人,就像那些人一样……

  “大人您请跟我来。”

  换了个念头的淳平决定顺从神源一的命令,转念一想、如果能将这小子引过去让他和那些怪物打起来的话,自己是不是有机会能逃跑了呢?

  而且还能看见他们打生打死,不论谁死他都会拍手叫好,简直一举两得啊!甚至都不用自己冒险去试图偷袭他了,那就这么干!

  于是换了个想法的淳平就一转根本态度,热切的将神源一朝着一个方向带去。

  最终到了一处小镇,这里的情况竟然还算好些,破坏并不严重,甚至……神源一还发现了一个普通人的身影。

  那人是个接近中年的男子,他的身影在一家便利店一闪而逝,似乎是发现了神源一两人后才躲藏的,能算得上机警,但是对他们两个术师来说还是一览无余。

  好奇的神源一走了过去,他想知道这里还有幸存的人没,直直的将自认为躲藏很好的男子揪出来后。

  这人就挥舞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截钢管,状若疯魔的边后退边试图警告两人,但他恐惧的神色和几乎要瘫倒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

  “冷静一下,我是官方的人,是来救你的!”

  听见神源一的话后,恐惧的有些失神的他这才稍微恢复了一些思绪,借着店内不多的亮光看清了来人。

  “你是那个……神源一!”

  认出那个出现在所有人津津乐道中的神源一后,男子的心情瞬间从深渊的谷底升回了地面,放松回来的他险些瘫倒在地,泪水瞬间从这个大男人的面孔上淌落。

  “我还以为我们要死在这里了……”

  被神源一扶住的他紧紧抓住了前者的手,他几乎痛哭流涕的面容上似乎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此时都蹦不出来,只是重复着“我们有救了”的话语。

  在随后他镇定下来的话语中,神源一也知道了他滞留在这里的原因,简单来说就是有些倒霉,他和自己的家人还未和撤离部队汇合,就被诅咒师交手的余波摧毁了希望。

  但这说不定也是他的幸运,因为那些撤离的队伍正好撞上了诅咒师,因此身亡的人并不算少,随后带着家人躲入自家地下室的他们又很幸运的没被游荡的咒灵发现。

  想逃……指不定就会碰上咒灵,还有那些疯狂的诅咒师,他还带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人,甚至他自己在这种情况面前也好不到哪去。

  于是他就只能将希望寄托于等候官方的人来解救,但有一个难题随后摆在了他面前,那就是生存问题,这里作为他不经常回来的一个家,屋中备的东西几乎没有,没想到这次却遇到了这般绝境,这也就是他如今出来寻找食物的原因。

  见神源一正在思考如何处置这些事,淳平可还惦记着让前者和那些怪物碰到一起打起来呢,于是他便在一旁出谋划策:“大人你不必担忧,他们之所以没事也是因为那几个怪物在这里的原因,附近的术师和诅咒大都被清过一遍,这些普通人在这里其实还算安全的……”

  神源一随后从耳坠中取出了两只玩偶:“这东西你带着,也能给你们提供一定的保护吧,我要先去解决这里的一些事,回头我会根据这个找到你们然后带你们出去的,你和你的家人先躲好。”

  “谢谢……谢谢大人!”

  男子几番都要为此跪下了,在送别他后,神源一这才示意迫不及待的淳平为他带路。

  “这人的小盘算也太好懂了吧,真是有些可笑……一会能不能让他陷入绝望呢?”

  这般想着的神源一随后便见到了淳平口中的怪物……

  四百年前伊达藩中被称为历代咒力输出最强的石流龙,以及……千年前藤氏直属暗杀部队——日月星进队队长、乌鹭亨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kz8.com。爱看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kz8.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